Datarium0FF00-0FF05

2024, 裝置

Datarium 0FF00 – 0FF05是最早於數字滲入防範實驗室(DIPL)中被製造出來的人造datarium。製造它們的目的是為了隔離出單獨的數字生物物種以供研究。首個於Datarium 0FF00 和Datarium 0FF01中被分離出來的物種是Chromociliaris。在那之後,科學家在Datarium 0FF02與Datarium 0FF03中成功地分離出了好幾種Plasmodata。該項研究曾一度停滯,直到最近科學家才於Datarium 0FF04和Datarium 0FF05中設法隔離出單個Platystomata和Ommatoporifera。

請瀏覽Datarium網站以了解更多關於作品的信息。

Datarium

裝置,2023

Datarium 是一系列的生成動畫/影響裝置。 在這個系列作品中,我想像了一個充滿了奇異數字生物的數字世界。 在我們所處的現實與那個數字世界之間存在著許多傳送門。它們有的是某種電子屏幕,有的看起來像日常用品。 每個傳送門都通往數字世界中的不同區域,向我們展現數字生命形式多樣的生態系統的驚鴻一瞥。

Datarium 是對不同自然生態系統,尤其是水生生態系統進行一系列廣泛研究的成果。 它是對我們所處世界的重新詮釋和想像,是對另一種生物體形式的探索,也是對生命本質的追問。

以瀏覽項目網站

RCA2023展出

流水落花

2023, Digital Writing

點擊此處以瀏覽作品

本作品深受葉旭耀的作品流/言的影響。葉旭耀是我在創意媒體學院時的教授之一。在流/言中,他用電腦程式不斷地重構劉曉波的名言,我的最後陳述中的那句「我沒有敵人」。程式重複地將重構出的字句列印在螢幕上,一層接一層。慢慢地,其他字變成了全黑或全白的方格,只有人字不斷重複而突出顯眼。但最後,人也漸漸被不斷複寫的文字埋沒。

反覆書寫這一行為具有超強的衝擊力。它象徵著一種近乎偏執的執念,卻仍然給予觀眾足夠的空間去想像產生這種執念的原因——是因為不想忘記,或是出於某種強烈的感情。這正是我喜愛這種表現方式的原因。

在本作品中,我讓電腦程式不斷地抄寫波蘭詩人辛波絲卡(Wisława Szymborska)的一首詩,時代的孩子(Children of The Age),的節選。香港著名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在他們2021年的音樂會上朗讀了這首詩的部分,作為對經歷2019年的社會運動和2020年的世紀疫情後的香港新常態的回應。在無數次的重複後,機器也變得怠倦,書寫的內容漸漸地出現錯字和錯句。而最後它竟像失去了理智,開始胡亂地書寫。在這一個過程中,「政治的」三個字在文字堆中浮現,展示出文本的統計學特性,而後漸漸被埋葬在無序的字句中。

我將作品命名為流水落花。流水落花典出李後主的「流水落花歸去也,天上人間」。如果你對香港的流行文化比較熟知,可能會想到黃偉文的歌詞,以及賈勝楓的電影。流水落花是完全不同的一種取態,雖也懷念,但全無牽掛,與作品中電腦程式的行為形成強烈的反差。執著以致瘋狂,或是放下然後淡忘,或者是這個後XX時代最大的問題。

Plasmodata

2023, 生成動畫

Plasmodata 是基於對粘菌的研究而創作的生成動畫。

粘菌是一種有趣的生命形式。在他們一生的大部分時間裡,他們都是自由生活的單細胞個體。然而,這些簡單的細胞能使用化學信息素構成一個非常複雜的與動物神經系統高度相似的通信系統。從某種意義上說,粘菌細胞形成了一個協調的“大腦”,以高度複雜的結構呈現。

受最近關於粘菌如何傳遞信息的研究的啟發,我對它們的行為進行了數字模擬。這些簡單的虛擬生命共同生成了這些復雜而美麗的圖像。

Plasmodata 是一個沙盒,一個宇宙,一個關於我們對生命和智能的定義的質疑。

於WAAITT2023的展覽現場

聯覺機械@Tate Modern

2023, 裝置

聯覺機械提供給觀眾一種特別的多感官體驗。裝置邀請觀眾觸摸蜂巢格子中的不同材料製成的雕塑。隱藏在雕塑內部的傳感器將觸摸轉化為聲音和象徵流動性和柔軟性的生成圖像。該作品邀請人們通過相應的三種感官探索物料的不同特性。正如一位觀眾所說,“(這)就像我在用手指聽,用耳朵看。”

為Beyond Surface—Tactile Presence x Tate Modern Late 2023 年 3 月製作

可達100趴純

2023,影像拼貼

與Ophir Amitay, 吳雨殊, 翟獻碩

我們在 YouTube 上觀看了數百個來自陰謀論/假新聞頻道的影片,並剪下了他們說 “actually”、“absolutely”和“really”等詞的片段,以窺探這些影片中的語言結構—他們如何說服人們相信他們的理論和事實。

於CAP 2023研討會 – Platform 平台首映。

The Textbook of Disappearing

2023,影像裝置

與Zoë Schnegg, 阮自牧, 張曄合作

The Textbook of Disappearing 是一本有趣又有用的關於如何在這個數位時代消失的教科書。本書的特色是奇怪幽默與低質視效的結合。沒有枯燥的說教,百分百的寓教於樂。由the Disappearing Committee於2023年在倫敦發行。

在十年內我們大躍進了一個數字技術高度先進的社會,但直到最近我們才意識到這其實是我們創造的一個束縛自己的繭房。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正在奪走我們的生活。在本教程中,你將學習如何通過簡單的幾個步驟收回控制權。

更多影片點這裡